新闻热线:15717341116  广告热线:15207347991  投稿邮箱:lyxwzx999@sina.com
  首页 | 新闻中心 | 百姓论坛 | 文化旅游 | 经济生活 | 杜陵书院| 耒阳发布| 宣传之家
今天是: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耒阳新闻网 -> 杜陵书院 -> 百家争鸣 -> 内容阅读

“精英”怎么了
来源: 发布时间:2012-08-03

    “精英”也快玩残了。继“小姐”、“同志”后,“精英”也正成为一个被毁掉的词。

  在最近几桩新闻事件中闪亮登场的三位知识精英,对“流氓”这个我们耳熟能详的词进行了生动的诠释。

  雇凶伤害方舟子的“准中科院院士”、“海龟”教授肖传国告诫我们“流氓”是指“暴徒”;日记红遍网络的天津某副教授向我们解释释“流氓”实际上是指“淫棍”,这位副教授的香艳日记记载了与他有染的女学生有十几名,日记中性爱描写俯拾皆是;“微博捉奸”男主角、铅笔社民间经济学家陈青蓝却告诉我们“流氓”其实就是“痞子”,在被妻子捉奸在床并在微博直播后,号称自由主义者的陈青蓝的回应是:“道德永远是个人的选择,不存在集体道德。请不要挥舞着道德大棒来打人,因为那是你的道德,不一定是别人的道德。”

  号称社会知识与智慧的结晶,以道德和美好生活方式典范自居的精英到底怎么了?

  人们不约而同地把疑问的目光投向了精英汇聚的高校。上世纪80年代,以思想启蒙为己任的精英们何其风光。当时社会进步的主要障碍在于思想,具有强烈使命感和道德感的知识精英们,怀着一种理想主义的真诚去潜心思考和研究。这种情形在80年代末的社会震荡之后发生了改变,整个社会从上到下来了个从理想主义到实用主义的“乾坤大挪移”。之前纵横驰骋的大思想话题在现在的话语空间里几无容身之地,知识界遂将研究话题由思想逐渐转向了学术。

  学者们从喧嚣的思想阵地上撤下来,专心钻研学术,把学问做得更扎实、更专业、更纯粹,这对祛除80年代的浮躁之气绝没有什么时候坏处。从这点来说,此一转向未必是坏事,

  然而,这把学术之火没燃几年就奄奄一息了。社会氛围急遽蜕变,整个社会迅速进入了一个赤裸裸追逐世俗财富的时代。以往常居于社会聚光灯下的知识精英逐渐淡出了公共视野。时间就是金钱,在全国人民闷头发大财的喧闹氛围中,谁还关注什么思想和学术?

  公共知识分子无所适从,专业知识分子也在愈演愈烈的学术行政化浪潮中慧心大乱。

  政客和学阀把持了学术评价,垄断了学术资源,学术界腐败横行。老老实实做学问的学者举步维艰,反而是肖传国此类所谓精英混得风生水起。据说,若不是手气太差,被方舟子戳穿,肖传国甚至可凭造假当上中科院院士。有了“劣胜优汰”机制精英殿堂何愁出不了流氓?

  学术界的腐化堕落,沉重打击了满怀理想的青年学者们。做个专业学者吧,没有公正的专业评价圈子,拿不到课题,升不了职称,资源都攥在官僚和学阀手心里。他们富得流油,青年学者穷得滴血。做个公共知识分子吧,一没空间,二没氛围,现在谁还像上世纪80年代那样把学者的意见和研究当回事。在世人眼里,现在缺的不是思想,而是好处。

  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这么些年来活跃的公共知识分子倒腾来倒腾去就那几张老面孔。近年冒出的所谓文化名人,如韩寒、于丹、易中天等等,与其说是思想明星,还不如说是娱乐明星。

  踏入学界的年轻人面对这般情形,他要么投身于学术腐败的洪流,造假、行贿,委身投靠学术权贵以获得利益;要么走向社会,为既得利益集团背书。洁身自好者只能喝点清汤,无法品尝实现学术理想后充实感和成就感,这样的行当自然无法吸引优秀的学生加入。这些年国内高校知识精英整体素质每况愈下也就不足为奇了。

  尽管公共知识分子早已失去了往昔的风光,但依然有人愿意参与其间。毕竟,中国知识分子历来就有经世致用的光荣传统。社会分层的日益固化,加上自身境况的困窘,知识精英们内心深处充满了彷徨和焦躁,这种心绪很容易滑向另一个极端——逢权必反,逢富必批;凡是底层民众的,就是受害的,就是正确的。

  可以想象,当这些知识精英既无法实现世俗利益,又缺乏社会荣耀时,他们的人生价值如何实现?许多人开始怀疑这份工作的意义,甚至以骗子自居。谁瞧得起这些穷酸文人?于是,天津某副教授只好去忽悠涉世未深的女学生了。

  [作者:李为民]
  [责任编辑:李娓]
  [主编:李为民]


 

 

精彩专题  
热点推荐  
图片新闻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广告招商 | 网站地图

Copyright@2011 www.lyxww.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耒阳新闻网
主办单位:中共耒阳市委员会  承办单位:中共耒阳市委宣传部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