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15717341116  广告热线:15207347991  投稿邮箱:lyxwzx999@sina.com
  首页 | 新闻中心 | 百姓论坛 | 文化旅游 | 经济生活 | 杜陵书院| 耒阳发布| 宣传之家
今天是: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耒阳新闻网 -> 杜陵书院 -> 讲坛实录 -> 内容阅读

《杜陵书院》鲍远航(第四期)
来源:耒阳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3-04-15

 

 

  视频简介:《杜陵书院》——鲍远航(第四期)

  画外音:

  对罗含的 《更生论》,鲍远航教授从专家的角度为我们解读了这篇湖南最早哲学著作的精萃,他认为,罗含是颇有成就的思想家、哲学家、地理家,其更生论是中国古代重要的哲学著作之一。那么,接下来,鲍远航教授又将为我们讲述罗哲的哪个方面呢?敬请收看浙江湖州师范学院教授鲍远航作客耒阳杜陵书院大讲坛,精彩讲述东晋第一才子罗含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力第四讲:罗含的《湘中记》及其文学贡献,敬请收看。

  第四讲:罗含的《湘中记》及其文学贡献

  谈过《更生论》,我们再来谈第三个问题,罗含的《湘中记》及其文学贡献。

  罗含从小就有非常好的文学天赋。《晋书·罗含传》记载了一个故事:罗含小的时候,是个有志向的孩子,但他的母亲去世得早,父亲又不在身边,就由叔母朱氏抚养。一天白天,罗含在书房里看书,看着看着就趴在桌上睡着了。罗含梦见一只金光闪闪、文彩异常的小鸟忽然飞入他的口中,罗含一下子惊醒。醒后罗含感觉这个梦很奇怪,他就对他的叔母朱氏讲了梦里的事。朱氏说,梦见有怪异的鸟,说明你以后必定有出息。可能是叔母对他的激励,所有,罗含以后才思敏锐,能够写出非常新奇的文章。《晋书》是唐朝人撰著的,这段故事我在找他的根据的时候,我发现可能是采自南朝宋刘义庆所注的《幽明录》记载:“桂阳罗君章,二十许,都未有意学问。常昼寝,梦得一鸟卵,五色杂光,不似人间物。梦中因取吞之,于是渐有志向,遂更勤学,读九经,以清才闻。”如果抛开《幽明录》的神奇内容,我们可以知道:一,刘宋时代,罗含就因文采出众成为当时人们景仰的前代作家,你看刘义庆的《幽明录》里面就把它收录了;第二,罗含之成才,是他“更勤学,读九经”的结果,并非神仙的赐予。唐代的徐铉《成氏诗集序》里面也有一段关于罗含的记载说:“若夫嘉言丽句,音韵在成,非徒积学所能,盖有神助者也。罗君章,也就是罗含、谢康乐,就是谢灵运、江文通,就是江淹、邱希范,就是丘迟,皆有影响发于梦寐”,这一方面说明罗含对山水自然有着独特的感受力和高超的艺术表现力,另一方面,从把罗含与以山水文笔被唐人看重的其他作家相并列,我们看出罗含在当时的唐朝人当中还是有非常高的地位的,罗含的作品现在大多失传了,只有《湘中记》散见于文献古籍。《湘中记》记述了湖南的山川、特产、民俗、古迹,罗含的这本书《通志》引作《湘川记》,其实都不准确,这个《水经注》、《续汉书·郡国志》、《初学记》,《太平御览》都引作《湘中记》,这应该是正确的名称。宋代的《崇文总目》、还有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元代马端临的《文献通考》则把这本书称作什么呢?叫《湘中山水记》,《湘中山水记》大约就是《湘中记》这本书的全名。

  那么,《湘中记》是罗含在何时撰著的呢?湘中,其实就是现在的湖南地区,《湘中记》那肯定是罗含居住在湖南时写的。当桓温封南郡公时,举荐罗含做郎中令,做郎中令就不在湖南居住了,到建康就是现在的南京去任职了。那么《晋书·桓温传》说桓温“升平中,改封南郡公”,升平晋穆帝的年号,在公元357-361年之间。也就是说升平以后,罗含已经在朝廷辗转任职了。后来,他又被升迁为散骑常侍、侍中、廷尉等,官职越来越大。在太和四年,罗含还作为侍中,到山阳犒劳桓温的军队。这样看来,《湘中记》应该是罗含在升平之前写的。也就是说罗含在做桓温的僚属时候或任宜都太守时所写的,也就是晋穆帝永和年间,大约就是从公元345-356年这个段落的,这是《湘中记》,可能是在这个时间撰著,我简单地说到这。那么罗含的《湘中记》跟大多数的晋宋的地基一样,现在都已经亡佚了,就是说现在找不见了,看不到了,作品都散失了,那么《湘中记》是什么时候亡佚、失传了?我们可以按照时代顺序去追寻一下。后魏郦道元《水经注》卷三十八《湘水注》最早引用罗含《湘中记》,这是最早的,《后汉书·郡国志》梁刘昭补注里面也引用《湘中记》。这说明了什么呢?《湘中记》不但在南朝流传,同时在北朝也有影响。南北朝的时候《湘中记》还是在的,南朝、北朝都有,都有流传。唐代有许多类书《艺文类聚》、《初学记》、还有你像,张守节的《史记正义》、还有《全唐文》像这些作品里面都引有罗含《湘中记》。《湘中记》在唐代还经常被学者文人引用,说明其书还在。唐末的莫休符在《桂林风土记》自序中,唐末道士李冲在《南岳小录》自序中,也都明确提到他们看过《湘中记》。北宋的书目文献《崇文总目》明确著录:“《湘中山水记》三卷,中散大夫桂阳罗含君章撰。”宋代类书《太平御览》引罗含《湘中记》多达十四条。《太平寰宇记》、《太平广记》、《舆地广记》这些宋代文献也都引有罗含的《湘中记》,那说明什么呢?说明《湘中记》在北宋的时候还在。南宋的时候,郑樵《通志·艺文略》、尤袤《遂书堂书目》也都著录了《湘中记》。南宋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卷八著录得最明确:“《湘中山水记》三卷,晋耒阳罗含君章撰。范阳卢拯注。”你看谁写的,谁给他做的注,说得清清楚楚。再看南宋的类书,南宋初叶庭珪《海录碎事》、还有以后的罗泌《路史》、还有王应麟《玉海》和《通鉴地理通释》都引有罗含的《湘中记》。那说明什么呢?说明南宋《湘中记》书还在。到了元代,《宋史·艺文志》也著录“《湘中记》一卷。”马端临《文献通考》卷里面也有著录,胡三省《资治通鉴释文辨误》也引有《湘中记》一条,这说明宋元时代罗含《湘中记》依然存世,还是在的。这很不容易,我要说这个很不容易,因为在这期间,中国历史上经历过好多次书籍大劫难。书史上一次次的大灾难,让人惋惜不止。还好还好,《湘中记》在元代还在。可是,当我们翻检明代的书目文献时,我们发现,再也找不到《湘中记》的有关著录了,没有《湘中记》的相关记载了。明代杨士奇《文渊阁书目》、高儒《百川书志》,清代黄虞稷《千顷堂书目》,这我都翻看了,都没有著录《湘中记》。清代章宗源《隋书经籍志考证》卷六说:“《湘中记》卷亡,亡就是亡佚、丢了,罗含撰,不著录。”明清诸书都没有著录,显然在明清《湘中记》已经亡佚。这个《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就指出,明代《稗史汇编》的作者王圻,就已经无法看到《湘中记》的全书了。由此,我们可以断定:《湘中记》亡佚于何时呢?亡佚于明朝,明朝以后我们看不到《湘中记》了。《湘中记》原书失传了,后人无法看到此书的整体风貌了。到了清代,一些有心的学者,就把前人在类书、史书及地理著作中也引用了《湘中记》。那里面的段落文字,搜集整理出来,进行辑佚的工作。清代陈运溶在《麓山精舍丛书第一集·荆湘地记二十九种》、王仁俊《玉函山房辑佚书补编》、还有《说郛》宛委山堂本、《五朝小说大观·魏晋小说外乘家》里面、还有商务印书馆本《说郛》卷四《墨娥漫录》、还有黄奭《汉学堂知足斋丛书·子史钩沉》都有罗含《湘中记》亡佚的文字收集。那么现在收集《湘中记》比较全的,有一个叫刘纬毅的学者,他在《汉唐方志辑佚》里面辑有罗含《湘中记》,他这个辑佚基本涵盖了刚才我们所说的清朝人各种辑本的条目,而且还增入了前面各家所没有辑入的《湘中记》佚文,所以应该是比较全面的。虽然刘纬毅《汉唐方志辑佚》辑录《湘中记》条目最多,但仍有遗漏。我又在《水经注》、《后汉书·郡国志》刘昭注、《艺文类聚》、《太平御览》《太平广记》又发现了8条不见于前人辑录的《湘中记》佚文,对《湘中记》又进行了补辑,那个文章发表在中南大学学报上。下面我们还要重点说一说,我们为什么要研究罗含《湘中记》,即《湘中记》在中国文学史文化史上具有哪些价值和意义。

  罗含《湘中记》最大的文学价值在于什么呢?它为中国山水文学的创立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在晋宋地记中,《湘中记》较早地加强了文学成分的比重。尤其是山水描写内容的增加,是他以后袁山松《宜都记》、盛弘的《荆州记》等地记作品的榜样和先导。《湘中记》有些时候通过解释名字来揭示山水的特点,加强描写的情趣内容,比如有这么一条:九疑山在营道县,与北山相似,行者疑惑,故名之。九疑山怀疑的“疑”。那么有时用色彩和声响加强描绘的力度。如写湘水: 湘水至清,虽深五六丈,见底了然,石子如樗蒲矣,五色鲜明,白沙如雪,赤岸如朝霞,绿竹生焉,上叶甚密,下疏寥,常如有风气。写得多美啊,其实就解释了我们湖南的简称“湘”,“湘”是什么意思呢?“湘”就是清澈的意思,水清澈叫潇湘。白沙、赤岸、绿竹、清流,“五色鲜明”你看写得多美啊。比如罗含写衡山:山有锦石,斐然成文。衡山有悬泉滴沥,声泠泠如弦;有鹤飞翔其上,如舞。你看罗含用了视听结合的手法,写得有声有色。“悬泉滴沥,声泠泠如弦”,这对南朝梁吴均《与朱元思书》,咱们中学生都学过啊,“泉水激石,泠泠作响”你像那个吴均《与顾章书》里面也说“水响猿啼,英英相杂,绵绵成韵”这个写法我想罗含的《湘中记》可能对吴均的这些作品的写法也不无启发作用。《湘中记》有些时候还化静为动或动静结合来写景,来凸现景物的动感,比方说写石燕,石燕在零陵县,雷风则群燕飞翩翩然。比如再有:文斤山上有石床,方高一丈,四面绿竹扶疏,随风委拂。再就是说:湘水之出于阳朔,则觞为之舟;至洞庭,日月若出入于其中也。用夸张性比喻构成悬殊的对比,来显现湘水狭阔变化特点,更见出作者对部分山水景物的描写已经有非常高的造诣。跟此前别的地记如果做一下比较的话,罗含《湘中记》有以下几个特别值得注意的特点:第一、此前地记作品多数是用临时性的比喻对景物景象勾勒,而《湘中记》中的山水景物描写,则是作者有意为之,所以相对细致生动。比如汉辛氏《三秦记》里面写华山:“华山在长安东三百里,不知几千仞,后面用了个比喻,如半天之云。”以“半天之云”来比喻山的高。《湘中记》借鉴了《三秦记》的写法,也用云比喻衡山,但是他怎么写的呢?“衡山近望如阵云,沿湘千里,九向九背。”“如阵云”是近望的直观感受,是点上的描摹,你看罗含怎么写“沿湘千里,九向九背”那是从总体上进行状绘,尤其是突出了衡山绵亘迂回的特点。从本文上面所说的几个例子呢,咱们不难发现,《湘中记》描绘的山水景物,以清丽空灵为特征,很能体现乡土风物幽美的特点,这也说明作者是带着一种欣赏、热爱的心理来进行创作的。他在撰写《湘中记》的时候,倾入了自己非常强烈的感情,他是对乡土充满了感情和热爱。那么第二点,此前地记作品大多数都是记述地理形势、郡县沿革、水道分布、山川物产,记载这些东西,文学色彩一般不浓重。而《湘中记》不但模山范水时,注意从视觉、听觉各方面加强表现效果,艺术表现力比以前地记作品有所提高,而且,还不拘泥于写实,而是利用文学性的笔调引人入胜。比如《水经注·湘水注》里面引罗含的一句话说:“芙蓉峰望若阵云,非清霁素朝,不见其峰。后面有两句。丹水涌其左,澧泉流其右。”你看, “丹水涌其左,澧泉流其右”,那不是一般的具体写实,而是一种意境化的描绘,构造了一幅山水相得的优美画面。再从第三点,再从语言方面看,《湘中记》有些时候能够整句和散句结合运用,比如说:宿当轸翼,度应机衡,故曰衡山。为什么叫衡山,衡山跟北斗的机衡相应,所以叫衡山。山有锦石,斐然成文,衡山有悬泉滴沥,声泠泠如弦;有鹤回翔其上,如舞。你看,句式参差错落,语调是优美抑扬。尤其是出现了一些对偶和诗句化的描写语句。杨慎《升庵诗话》指出,出自于罗含《湘中记》的很多语言,如“青崖若点黛,素湍如委练”、“白沙如霜雪,赤岩若朝霞”等等像这样的诗句,跟诗歌的句式非常接近。从这也可以看出:罗含具有高超的文字驾驭能力和文学表达能力。总之,罗含《湘中记》中出色的山水景物描写,已经为以后以山水描写见长的晋宋地记像袁山松《宜都记》、像盛弘之《荆州记》为他们的创作起到导夫先路的作用。在中国山水散文的创立的过程中,罗含的《湘中记》发挥着不可或缺的领军作用。

  画外音:

  罗含的《湘中山水记》,开一代文风,特别是在描述风景方面,清新靓丽,让人眼前一亮,他的散文,也影响了历代,那么,接下来,鲍远航教授又将怎样解读罗含呢?敬请收看浙江湖州师范学院教授鲍远航作客耒阳杜陵书院大讲坛,精彩讲述东晋第一才子罗含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力第五讲:怎么样利用罗含打造文化品牌,敬请收看!


 

 

精彩专题  
热点推荐  
图片新闻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广告招商 | 网站地图

Copyright@2011 www.lyxww.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耒阳新闻网
主办单位:中共耒阳市委员会  承办单位:中共耒阳市委宣传部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